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體壇聚焦

正好侃球丨一份“敢說的”退賽說明,把中性化政策又一次推上風口浪尖

2022

/ 04/14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鄭昊

手機查看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鄭昊 濟南報道

  近日,青島足球俱樂部正式致函青島市足球運動管理中心,就俱樂部退出中國職業足球聯賽的情況進行了說明。

  “2020-2021賽季,俱樂部作為中超新軍,在資金方面存在巨大缺口,加之前任股東歷史遺留的民間借貸債務,讓俱樂部背負沉重包袱,面臨賬戶被封的困境,甚至對投資方黃海集團也產生了負面影響。另一方面,征戰中超的兩個賽季正是新冠疫情常態化的兩年,聯賽長期的集中賽會制以及球隊‘中性名’的政策也讓俱樂部的運營雪上加霜,多筆贊助款均未兌現,并最終致球隊2021賽季不幸降級!边@份聲明,仔細讀起來其實很有“味道”。

  放眼大環境來看,青島肯定不是第一支更不可能是最后一支退出中國職業足球聯賽的隊伍;但青島的確是第一家敢去在退賽聲明中拿中性化改名說事的隊伍。

青島的退賽聲明很有“看頭”

  矯枉過正?

  中性化改名政策還是來了

  “北京國安”“上海申花”“河南建業”“山東魯能”“天津泰達”,這些叫了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的名字,在2021賽季中超開賽之前差點集體消失。

  事情還要追溯到2015年,中國足協頒布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就明確提出,改革完善職業足球俱樂部建設和運營模式,要實行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鼓勵俱樂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場館等資源投資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資來源結構,推動實現俱樂部的地域化,鼓勵具備條件的俱樂部逐步實現名稱的非企業化。

  說得再明白一點,中性化改名其實就是球隊名稱去“企業化”。再說得“狹隘一點”,就是某個企業給某個足球隊贊助,那么這支球隊的名稱里面就不能加上這個企業的名字。

  恒大集團是廣州恒大背后的金主,那么廣州恒大就不能叫廣州恒大;河南建業是建業住宅集團(中國)有限公司與河南省足球協會合作組建的一個足球俱樂部,所以這支俱樂部也不能叫做河南建業。

當時河南建業的球迷為了留住“建業”二字也做了努力

  “同理”的事情還很多,所以在2021賽季開始之前,中國足球圈出現了一批“留頭不留發”的斷腕抉擇。

  天津泰達變成了津門虎;

  廣州恒大變成了廣州隊;

  廣州富力變成了廣州城;

  上海上港變成了上海海港;

  山東魯能變成了山東泰山;

  河南建業變成了河南嵩山龍門......

  國安和申花這邊算幸運的,兩家俱樂部通過積極的股權改革,保留住了自己的名字。

  也有選擇“留發不留頭”的,譬如江蘇蘇寧。這支2020年中超聯賽冠軍在2021賽季開始前選擇了退出,但身為豪門的蘇寧,在退出前給足了中國足協面子。

  “由于無法控制的要素疊加,江蘇足球俱樂部無法有效保障繼續征戰中超、亞冠賽場!痹谶@份退出聲明中,蘇寧說得“很客氣”。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來,這里的“無法控制的要素”,其中重要的部分就是中性化改名政策。

蘇寧的退賽聲明寫得很“客氣”

  叫了幾十年的名字一朝一夕間忽然無法使用,這讓不少俱樂部的擁躉大呼受不了。

  但是,那一刀切的政策,還是如期來臨了。

  邯鄲學步

  沒有人家的“美貌”卻有了人家的“步態”

  曼徹斯特聯、AC米蘭、巴塞羅那、拜仁慕尼黑,這些耳熟能詳的球隊的名字,無一例外都是中性化名稱成功的案例。

  但相比之下,中國的職業聯賽太年輕了?v然是從1994年甲A元年暨中國足球職業化元年開始算,到現在還不到30年的時間。而1992推動中國足球職業化進程的紅山口會議上,中國足協給職業聯賽的定位是由體制向市場靠攏。這到后來讓萬達、中信、全興、申花等企業把各專業隊接過手來。

  這使得球隊其實成為了企業的子公司。

  以山東魯能為例,在中性化改名之前,山東魯能隸屬于山東魯能體育文化分公司。這樣的分公司再往上“捋”,最終就能到達大家所熟知的國家電網層面。

  有山東魯能、北京國安、上海申花這樣穩定的,自然也有北京人和這樣不穩定的——單憑名字不去追究這支球隊歷史的話,很難想象這是一只幾乎在大半個中國流浪過的球隊。

  1995年上海浦東成立;2000年變更為上海中遠匯麗足球俱樂部;2003年成為上海中遠三林俱樂部國際隊;2006年球隊遷至西安更名為西安浐灞;2007年變為陜西寶榮浐灞足球俱樂部;2009年球隊更名為陜西綠地浐灞足球隊;2010年球隊接受中建地產的贊助冠名為陜西中建地產浐灞足球隊;2011年球隊更名為陜西人和浐灞隊;2012年球隊南遷貴陽,俱樂部變更為貴州人和足球俱樂部;2015年12月21日,球隊北遷北京,俱樂部變更為北京人和足球俱樂部;2021年1月26日,俱樂部變更為北京橙豐足球俱樂部。這一系列的操作,讓這支球隊并沒有什么準確的“定位”。

  而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足協中性化改名的政策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但中國職業化足球的年輕讓俱樂部太過于依賴金主的投資。而諸如“北京人和”事件的發生,歸根結底于因投資方變更,部分足球俱樂部多次變更名字,甚至因投資方變更城市,導致全國流浪,顛沛流離。

北京?貴州?陜西?上海?

  所以在此番中性化政策實施前,不少支持者就認為中國足協要求的各家俱樂部“地域名+俱樂部名”新命名方式,其目的就是希望俱樂部未來能夠在其所在的城市中更有歸屬感,更能夠與當地的球迷融為一體。

  可大環境,似乎并不允許。當年輕的中國足球依賴于金主的程度越來越高時,一刀切的政策猛然間把中國足球又推向了深淵。

  還沒有到歐洲強隊的水平,但現在卻在學習著歐洲強隊的管理模式。

  對還是不對,每個人心中都有桿秤。

  復制粘貼

  三方合力而非三足鼎立

  俱樂部、金主、中國足協,原本是應該合力推動中國足球發展的三方,現在卻在大環境下各有各的想法。

  俱樂部連年虧損在中國足球的大環境下已經不是什么秘密,在這樣的背景下,投資者希望通過冠名實現部分廣告效應的回報?删彤斶@“小九九”的算盤剛剛撥動一枚珠子的時候,中性化改名政策便不期而至。

  不用去說遙遠的歐洲足球,就算是原本讓中國球迷“看不上”的武里南聯,其聯賽轉播權的分成、場地廣告牌的收入,甚至俱樂部衍生產品的開發,包括培養年輕球員的轉會,都已經做得相當成熟。

  但到了中國足球這里,卻變成了“和尚念歪經”。

  以U23政策舉例,這項在2017年便開始實行的政策其本意是讓各俱樂部抓青訓,為更多本土年輕人提供比賽鍛煉的機會。但也正是這個政策,讓許多適齡的本土球員失去了本該擁有的機會,而U23的運動員的身價,也伴隨著政策水漲船高,溢價現象十分嚴重。

  U23政策后限薪令便如火如荼地開展了起來,這導致的直接后果,是中國的俱樂部在亞冠賽場上喪失了競爭力。

  在中國足球跌入谷底的時候,一則中性化改名政策又不期而至,這讓不少“金主”紛紛逃離了中超賽場。

  現在的中國足球,需要的是“穩定”而非“折騰”了。

責編:解西偉

審核:辛然

責編:辛然

相關推薦 換一換
日本一级婬片A片免费播放口